近年土地出让金收入数万亿游离监管成第二财政

来源:http://www.yeonsanspa.com 作者:必威财经 人气:195 发布时间:2019-05-07
摘要:据广东省人大介绍,2013年9月到11月间,广东省人大提前3个月组织省人大代表先后到广东省财政厅,专项提前介入2014年省级预算草案编制监督,关注重点是民生保障。其间,人大代表发

  据广东省人大介绍,2013年9月到11月间,广东省人大提前3个月组织省人大代表先后到广东省财政厅,专项提前介入2014年省级预算草案编制监督,关注重点是民生保障。其间,人大代表发现广东多项底线民生保障标准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尤其是城乡医疗救助资金方面,近10年来省财政预算资金都没有增长。在人大代表关注之下,底线民生保障水平的提升被提上重要议程。随后广东省政府发出通知,提出到2017年力争全省底线民生保障水平达到全国前列的总体目标。10年未增的医疗救助从2014年起以每年缩小四分之一差距的速度提高,2017年达到全国前10名水平。

正如施正文所指出的,20年前我国尚没有提出公共财政改革的目标,对预算民主和预算法治也没有充分的认识,过于强调预算对宏观调控的作用,而忽视了对政府收支权力的监控功能。

  公开征集意见 2012年7月

  随后,在2012年7、8月间,在上海和北京,国内财税法学界顶尖级的学者几乎全部出动,分别召开了两场预算法二审稿研讨会,之后还形成文字呈报全国人大。从学者们强烈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修改的预算法条款看,第一条就是要求修改立法宗旨,规范政府收支行为。

把权力关进预算的笼子

  “今年4月三审后并非不能通过”,该人员提到,考虑到去年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财税体制改革新的精神,待国务院及其财政部、财税总局等相关部委的改革安排大体成熟,新预算法的出台时机也就成熟了。

  23日,中国财税法学研究会会长、北京大学财经法研究中心主任刘剑文教授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三审稿对预算法立法宗旨的修改,是此次修法的重大突破和最大亮点。

朱大旗强调,预算法的修改不是简单的文字改动,而是对错综复杂的中央与地方、立法与行政、政府与老百姓等方方面面利益关系的调整。修法走到这一步已属不易,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在人大官网向社会公开预算法修正案(草案)二审稿,并公开征集意见。当年7月6日至8月5日,收到了近33万条意见,超过个税修正案创下的23万多条意见的纪录。

  22日,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提到,从三审稿修改和增加的内容看,全国人大对国务院的约束力比原来强了。不过,叶青提出,还应该关注一个问题,就是人大在什么时候介入预算编制的问题。

对此,预算法修正案草案三审稿作了严格的规定。一是明确政府的全部收入都应当上缴国库;二是严格限制财政专户开设范围,只有法律明确规定或者经国务院批准的特定专用资金,才可以依照国务院的规定设立财政专户。

  这一建议是否超前,有没有可行性?施正文指出,要实现2020年基本建立现代财政制度的目标,就要有更大的勇气和努力来推进改革。

  “这已经成为学界的共识,一致认为预算法修法应该首要解决这个问题。”刘剑文对记者说。

“上述三方面的内容,对于细化预算编制、推进预算公开透明、加强人大及常委会对预算的实质审查和全面监督具有一定的积极作用。”朱大旗说。他表示,关于预算编制细化方面的规定,建议在“编列”前增加“至少”二字,否则预算法修改通过后,反而可能会阻碍细化预算编制改革的进一步努力。

  现行预算法1994年3月22日于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通过,1995年1月1日起实行至今。

  据刘剑文介绍,在预算法修法过程中,要求修改预算法立法宗旨的呼声一直都很高。

中央财经大学财经研究院院长王雍君表示,中央要求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预算制度就是其中一个笼子。“通过修法,要建立最严密的预算制度,防止权力滥用”。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人员对南都记者表示,因为预算法本身的重要性,以及修改幅度、分歧争议均比较大,没有匆忙表决。根据《立法法》,法律案审议一般实行“三审制”,预算法修订走到四审,审议次数已经比较多,程序也较为完善。

  记者向叶青介绍广东已在去年试点省人大代表提前介入预算编制后,叶青建议,应该把这样的改革经验吸收到预算法修改中。

王雍君则提醒说,三审稿的规定等于排除了诸如深圳等副省级城市的举债资格。“这些地方可能更有举债能力和需求。建议对此进一步修改。”

  2004年3月

  预算法修正案草案三审稿最大亮点——对立法宗旨进行修改

他同时指出,这一条款也有美中不足,一是没有把“国库”明确表述为“国库单一账户”;二是“全部收入”应表述为“全部财政资金”,因为债务资金不属于收入,但同样属于财政资金,也应纳入国库单一账户;三是还应该规定“政府银行账户和现金流必须定期向人大和社会报告与披露”。

  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通过《深化财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改进预算管理制度成为新一轮财税体制改革3个重点之一。

  羊城晚报讯 记者严丽梅报道:对有着“经济宪法”之称的《预算法》的“大修”正在紧锣密鼓中,在4月21日-24日举行的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八次会议上,对《预算法修正案(草案)》的“三审”已告结束。羊城晚报记者独家获悉,在此次审议的《预算法修正案(草案)》中,已对预算法立法宗旨进行修改,新的立法宗旨是:为了规范政府收支行为,加强对预算的管理和监督,建立健全全面规范、公开透明的预算制度,保障经济和社会健康发展,根据宪法,制定本法。

理论上,财政收入应该都上缴国库。但实践中,地方政府在商业银行开设专户并不鲜见。地方的财政局长往往对在哪家银行开设专户具有很大话语权,个别地方由此产生了腐败和利益输送。

  两年前,10多位著名财经记者曾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交预算法修改建议,核心是“强化人大预算审查监督权”。

  “通过修改,预算法的立法宗旨将从过去的强调政府管理经济、强调预算的宏观调控作用,改变为强调规范政府收支行为,强调对预算的监督和管理。三审稿的这一重大突破,是对预算和预算法本质的回归,它关系到后面所有条款的制定,是所有条款制定的依据。”刘剑文表示。

预算公开更透明更及时

  据新华社报道,近期8位财经专家将再次就预算法修订上呈建议稿,希望成立预算委员会,作为预算初审主体,并在人大常委会设立预算审查办公室。

摘要:预算法修正案草案三审稿最大亮点对立法宗旨进行修改 从政府管钱袋子回归管好政府的钱袋子 羊城晚报讯 记者严丽梅报道:对有着经济宪法之称的《预算法》的大修正在紧锣密鼓中,在4月21日-24日举行的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八次会议上,对《预算法修正案(草案)...

学术界普遍评价,这一重大修改是务实之举。“这些年来,地方经济、社会、文化事业快速发展,资金不足是普遍问题,对地方举债不能一味堵压。”徐孟洲说,“三审稿允许地方举债,是一个不小的突破。五道防火墙中前三项是为地方举债打开了‘正门、前门’,后两项是要堵死‘歪门、后门’。”

  现行预算法

更多

“这些不足不利于对政府现金余额的集中化管理,也不利于增强透明度,建议进一步修改。”王雍君说。

  “就限制和约束政府来说,除宪法外,很少有哪一部法律堪与预算法相提并论”,天津财经大学教授李炜光[微博]指出,由于现行预算法缺乏问责和纠错机制,预算审议常常成为“摆设”,民众对政府花钱没有发言权,政府花错钱造成损失也无人担责。

  “过去人大是在预算最后成型了才介入。现在逐步改变,人大监督的端口要前移,人大常委会预工委、财经委要提前介入预算编制,把今年暴露出来的问题在明年的预算编制中提出修改意见,监督修改了没有。如果一直都是对预算‘成品’进行监督,问题永远解决不了。”叶青说。

——聚焦预算法修改三审

  征求意见工作一直在进行

  从这次的三审稿看,已然反映了这一呼声,对预算法的立法宗旨进行了修改。 

现行预算法制定于1994年,其规定的立法宗旨是强化预算的分配和监督职能,健全国家对预算的管理,加强国家宏观调控。在修法的讨论中,大多数声音都认为立法宗旨应该修改。

  2014年4月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预算法修正案草案三审稿首次将立法宗旨改为:“为了规范政府收支行为,加强对预算的管理和监督,建立健全全面规范、公开透明的预算制度,保障经济社会的健康发展,根据宪法,制定本法。”

  三中全会决定 2013年11月

  在2012年6月修法的二审稿中,立法宗旨依然是按照现行预算法,一字未动,即《预算法》第一条:“为了强化预算的分配和监督职能,健全国家对预算的管理,加强国家宏观调控,保障经济和社会的健康发展,根据宪法,制定本法。”对此,学者反响强烈。

地方债问题一直饱受争议。对此,预算法修正案草案三审稿取得重大突破,在适度赋予地方发债权的同时,以五道“防火墙”进行严管。

  第二次审议 2012年6月

本文由betway必威体育发布于必威财经,转载请注明出处:近年土地出让金收入数万亿游离监管成第二财政

关键词: betway必威体育 betway必威

最火资讯